1. <nobr id="lupj8"></nobr>

      1. 資源配置導向戰略與企業創新:企業國家重點實驗室的角色

        2022-07-15 05:16韓祥宗楊澤宇
        現代管理科學 2022年3期
        關鍵詞:企業創新資源配置

        韓祥宗 楊澤宇

        [摘要]綜合組合創新理論和企業能力基礎觀,從理論上構建“資源配置導向戰略—研發能力—創新績效”的邏輯聯系,并以我國154家擁有企業國家重點實驗室的企業為樣本,實證檢驗上述聯系如何受企業國家重點實驗室運行年限的影響。通過一系列穩健性檢驗,有如下結論:資源外部配置導向能夠顯著提升企業創新績效,而資源內部配置導向對企業創新績效的積極作用隨著企業國家重點實驗室運行年限的增加而增強。同時,此增強作用是通過研發能力更新的機制實現,即企業由依賴外部研發能力轉向依靠自主研發能力。提出相應建議,企業應適當提高內部資源配置比例,政府應重新審視對企業國家重點實驗室的評估周期和評估策略。

        [關鍵詞]資源配置;導向戰略;企業創新;重點實驗室

        一、 引言及文獻綜述

        自2006年開始,我國依托企業建設國家重點實驗室(簡稱“企業國家重點實驗室”),旨在“鼓勵企業面向社會和行業未來發展的需求,開展應用基礎研究和競爭前共性技術研究,研究制定國際標準、國家和行業標準,聚集和培養優秀人才,引領和帶動行業技術進步”,企業國家重點實驗室已成為我國國家技術創新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1。截至2017年,我國正在建設和運行的企業國家重點實驗室有179個2。企業國家重點實驗室的建設和運行,一方面能為依托企業帶來直接或間接收益,另一方面也減緩主管部門對實驗室的評估壓力和實驗室運行的資源約束:人才約束和經費約束。作為一種影響企業創新戰略和行為的制度安排,從理性角度,在收益和約束條件下,企業國家重點實驗室在最大程度利用企業現有研發能力的同時,會更傾向選擇資源外部配置導向戰略,利用成熟的外部研發能力,滿足企業自身發展和實驗室評估目標3。從政府角度,政府期望通過企業國家重點實驗室建設來提升企業自主研發能力。那么,隨著企業國家重點實驗室運行年限的增加,資源配置導向戰略如何影響企業研發能力進而創新績效?為回答此問題,本文從理論上構建“資源配置導向戰略—研發能力—創新績效”的邏輯聯系,并實證檢驗這種聯系如何受企業國家重點實驗室運行年限的影響。

        已有文獻表明,在開放式的研發體系下[1-2],企業為滿足多樣性的創新目標,通常采取組合方法(Portfolio approach)配置研發資源,以獲得更好的創新績效[3-4]。組合視角下的創新研究一方面從戰略組合角度聚焦內部研發和外部研發的組合對企業創新績效的影響[5-7];另一方面,從項目組合角度探索資源在不同項目上的配置和管理異質性對創新績效的影響[8-9]。

        現有的組合創新理論,在創新戰略方向上從實證角度驗證了內部研發和外部研發活動的動態互補性[10-11],但是在資源配置上面,沒有考慮資源配置的結構變化即戰略方向的變化和資源配置比例的變化對企業創新績效的組合協同效應,而資源配置比例的差異必然會影響企業所積累的研發能力內容,為此,本文提出并實證檢驗資源配置導向戰略通過企業研發能力更新機制來影響企業創新績效的觀點。

        二、 研究假設

        1. 資源配置導向戰略對企業創新績效的作用

        (1)資源配置導向戰略

        創新成果與投入創新活動的資源數量和質量密切相關。投入資源主要包括研發經費和人力資本。從投入角度,其中的人力資本可以是企業內部的,也可以是企業外部的;從產出角度,創新成果的表現形式既包括現有產品或技術的改進,也包括新技術、新產品的開發。在創新實踐中,為了滿足創新活動的多目標,企業通常采取“組合方法”選擇創新戰略和管理創新資源,即所謂的組合創新視角[12-14]。組合創新視角從戰略層面考察資源的配置方向,同時從資源配置的異質性角度,考察企業現有資源在各種組合類型上配置的績效意義。

        因此,從資源配置方向(戰略)和比例(管理)兩個維度,本文用“資源配置導向戰略”刻畫企業在創新活動上的資源配置方向(內部配置和外部配置)以及它們的配置比例。理論上,資源配置導向戰略有三種。第一是資源內部配置導向。企業的研發資源以內部配置為主要導向,表現為購置或更新設備、軟件或系統、引進人才等。第二是資源外部配置導向。企業的研發資源以外部配置為主要導向,即與其他企業、大學科研院所等組織,展開各種形式的合作創新。例如技術轉讓、委托研究與培訓、聯合開發、共建實體、共建研究中心等。第三是內外均衡配置導向。企業在內部和外部研發活動上的資源配置比例基本持平。

        (2)企業國家重點實驗室的角色

        研究表明,制度安排對于企業的技術創新具有激勵作用,比如政府補貼、知識產權保護、風險投資等制度安排能夠增加企業的可用性資源,從而促進企業的技術創新[15-17]。不同于政府補貼、企業研發費用加計扣除、高新技術企業所得稅率優惠、知識產權、法律等政策性或規范性的制度安排[18],企業國家重點實驗室沒有直接從政府獲得政策意義上的經費支持,政府是期望通過實驗室的建設和運行,激發依托企業科研人員的創新活力和創新能力[19]。企業國家重點實驗室的建設與運行必然會影響依托企業現有的組織架構、創新意識、氛圍等。就創新活動而言,企業國家重點實驗室對依托企業產生的影響表現在以下方面。

        第一,企業國家重點實驗室產生的直接收益,包括利用國家重點實驗室的建設契機,整合集團內部研發資源;優先獲得研發資源;聚集人才;有利于企業的技術開發與企業產品生產的相互對接。

        第二,企業國家重點實驗室產生的間接收益,包括專家池所產生的知識溢出,提升企業聲譽,接觸技術前沿。

        因此,本文提出如下假設:

        假設1:資源外部配置導向對企業創新績效有積極作用,但是隨著企業國家重點實驗室運行年限的增加,資源內部配置導向對企業創新績效的積極作用會隨之增強。

        2. 資源配置導向戰略影響企業創新的作用機制:企業研發能力更新效應

        本文把企業研發能力界定為企業能持續形成和積累特定領域知識、專業技能,以持續不斷改進現有產品和向市場推出新產品的能力。對于具有獨立研發部門的企業來說,內部研發和外部研發對于企業的研發能力及創新績效具有互補性特征[11,20],這意味著提升企業研發能力的力量既源自企業內部也來自企業外部。

        在企業創新實踐中,多數企業會同時采取內部研發和外部研發共存的開放式研發系統。研發能力最終表現為可以為企業改進產品和創造新產品的技術、知識、經驗和秘密?;诖?,在創新戰略決策上,企業存在選擇資源外部配置導向戰略的動機,以及時推出新產品或更新產品,占據市場先入優勢。雖然理論和實證研究均表明,資源內部配置導向和外部配置導向都能提高企業的研發能力,但是通過它們獲得能力的過程和內容有差異。

        我國委托企業建設國家重點實驗室的宗旨在于提高企業自主研發能力。作為一種制度安排,企業國家重點實驗室必然會影響企業的創新戰略和創新能力[19],尤其是隨著企業國家重點實驗室運行年限的增加,依托企業直接獲得的研發資源,合作機會日益增加,企業會相對增加內部研發活動的經費投入。漸漸地,企業或是由資源外部配置導向戰略轉向資源內部配置導向戰略,或是進一步強化現有的資源內部配置導向戰略。通過內部研發活動親力親為的試錯過程,能夠顯著提高企業研發人員的人力資本價值,實現企業由依賴外部現成研發能力轉向依靠自主研發能力的更新過程,從而提高企業創新收益。

        因此,本文提出如下假設:

        假設2:隨著企業國家重點實驗室運行年限的增加,資源內部配置導向通過研發能力影響企業創新績效的間接效應隨之增強。

        綜上所述,本研究基于組合創新理論和企業的能力基礎觀,從理論上構建“資源配置導向戰略—研發能力—創新績效”的理論聯系,認為資源配置導向戰略能夠通過研發能力顯著提升企業創新績效。并且,隨著企業國家重點實驗室運行年限的增加,該提升效果會得到明顯加強。概念模型如圖1所示。

        三、 研究設計

        1. 樣本說明與變量選擇

        (1)樣本說明

        本研究數據來源于科技部企業國家重點實驗室2018年評估問卷,數據年份為2017年數據。截至2017年,我國正在建設和運行的企業國家重點實驗室有179個。其中有25家企業未填寫評估問卷,本課題的有效樣本是154家,占全部樣本的86%。為避免樣本遺漏所帶來的估計偏誤,本文對25家企業與樣本中的154家企業進行Kolmogorov-Smirnov檢驗。結果表明,兩組樣本的研發人員人均發明專利申請量沒有顯著差異(p=0.633)。從空間分布角度,樣本企業主要集中分布在北京(31家)、廣東(13家)、山東(13家)、江蘇(12家)和上海(11家),這些企業數量占全部樣本企業的52%。從行業分布角度,樣本企業主要集中在醫藥制造業(18家)、研究和試驗發展(17家)、化學原料和化學制品制造業(13家)、電氣機械和器材制造業(10家)、專用設備制造業(10家)、計算機、通信和其他電子設備制造業(9家)、通用設備制造業(9家),這些企業數量占全部樣本企業的55.8%。

        (2)變量選擇

        各變量的描述統計和測量定義,如表1所示。

        2. 研究方法與數據

        (1)基本模型設定

        根據圖1的概念模型,得到如下簡化模型:

        其中,[Y]指企業創新績效,[M]指研發能力,[X]指企業資源配置導向戰略,[Z]指企業國家重點實驗室運行年限,[A]表示控制變量向量,[ε]為隨機擾動項。

        基本模型(1)的企業創新績效用每名研發人員發明專利申請數量衡量,本文擬使用Poisson模型或負二次項模型來對參數進行估計。同時,將使用工具變量、安慰劑檢驗等方法對估計參數進行穩健性檢驗。

        (2)變量統計與檢驗

        根據表1的描述統計結果,針對154家樣本企業,每百名研發人員發明專利申請量均值為85.5項/100人。樣本企業的資源配置戰略導向均值為0.712,在平均意義上表明樣本企業采取的是資源內部配置導向戰略。以研發費用資本化比重衡量的企業研發能力均值為0.29,表明平均100元內部研發投入中有29元用于資本化。70.8%的樣本企業擁有博士后流動站。企業平均年限28年(從企業成立到獲得國家重點實驗室年),74%樣本企業是國企;26%的樣本企業是上市公司;企業獲得國家重點實驗室資格的平均年限為3.6年,最長的是9年,最短的是0年。71.4%的企業是生產性企業。企業平均從業人數1557人。根據變量的相關性分析結果(表2),變量之間不存在多重共線性問題。

        四、 實證結果

        1. 資源配置導向戰略影響企業創新績效的估計結果

        表3是企業資源配置導向戰略影響企業創新績效的實證結果。其中,模型(2)和模型(1)的差異,在于模型(2)中引入企業的技術來源差異。結果顯示,企業采取資源外部配置導向戰略,即增加配置到企業外部研發活動的經費支出比重,可以顯著提高企業的創新績效(b=-0.7129,p<0.05)。然而,企業的創新成果除了可以申請的專利技術,還包括沒有申請專利的專有技術或技術秘密。此外,每個企業的研發管理能力也有差異。為此,在模型(3)中引入高級職稱人員占從業人員比重和研發管理人員占研發人員比重。企業資源配置導向戰略僅僅在10%顯著水平上影響企業創新績效的影響(b=-0.6449,p<0.1)。在引入企業獲得國家重點實驗室運行年限后,模型(4)的結果顯示,企業資源配置導向戰略顯著影響企業創新績效。具體來說,在擁有企業國家重點實驗室的企業樣本中,采取資源外部配置導向戰略的企業比采取資源內部配置導向戰略的企業有更顯著的創新績效(b=-1.638,p<0.01)。

        2. 資源配置導向戰略影響企業創新績效的機制檢驗結果

        本文提出企業資源配置導向戰略是通過影響研發能力進而影響企業創新績效的假設。表4中的模型(4)和(5)的估計結果,初步表明資源配置導向戰略通過企業的研發能力影響企業創新績效。為了進一步驗證研發能力的中介效應,本文使用PRODCLIN程序[21]來檢驗結果。此置信區間不包含0,說明研發能力的中介效應明顯,即研發能力在資源配置戰略導向與企業創新績效之間的中介作用成立。模型(3)的估計結果表明,對于本研究包含的154家擁有國家重點實驗室的樣本企業而言,采取外部資源配置導向戰略(-1[≤]資源配置戰略導向的取值<0)即企業增加外部研發活動的經費支出比重,能顯著提高企業研發能力進而提升企業創新績效。

        3. 企業國家重點實驗室運行年限的調節效應檢驗結果

        在資源配置過程中,企業研發能力的中介作用與企業國家重點實驗運行年限的調節作用是同時發生的,因此,本文采用有調節的中介效應模型來進行實證檢驗。根據Edwards和Lambert推薦的檢驗有調節的中介模型的方法[22],本文構建如下方程:

        把式(2)代入式(1),并進一步簡化整理后得到簡單路徑方程形式:

        在式(3)中,[(aX5+aZX5Z)bM6]刻畫企業資源配置導向戰略通過研發能力影響企業創新績效受企業國家重點實驗室運行年限的調節;[(bX6+bXZ6Z)]刻畫的是企業資源配置導向戰略對企業創新績效的影響受企業國家重點實驗室運行年限的調節。

        本文使用多元線性回歸,應用受約束的非線性模型(Constrained Nonlinear Regression)得到1000個樣本的Bootstrap估計,受約束的非線性模型采用默認的損失函數,進一步計算,得到低組、高組的第一階段、直接效應、間接效應的系數、差異值以及顯著性,結果如表5所示。

        根據表5的結果,第一,資源配置導向戰略對企業創新績效的影響顯著受企業國家重點實驗室運行年限的調節([?]b=4.715,p<0.01)。與低年限的企業國家重點實驗室([?]b=1.755,p<0.05)相比,高年限的企業國家重點實驗室有更強的直接效應(b=6.470,p<0.01)。

        第二,資源配置導向戰略通過研發能力影響企業創新績效受企業國家重點實驗室運行年限的調節([?]b=0.653,p<0.01)。與低年限的企業國家重點實驗室(b=0.212,p<0.01)相比,高年限的企業國家重點實驗室有更強的間接效應(b=0.865,p<0.01)。此外,由于國家重點實驗運行年限顯著調節資源配置導向戰略與企業研發能力之間的關系,即第一階段效應([?]b=1.057,p<0.01),從而企業國家重點實驗室運行年限顯著調節資源配置導向戰略通過研發能力影響企業創新績效的間接效應。

        五、 研究結論與啟示

        1. 結論

        本文以我國154家擁有企業國家重點實驗室的企業為樣本,探索資源配置導向戰略影響企業創新績效的作用及其實現機制,以及企業國家重點實驗室運行年限的調節效應。立足于組合創新理論和企業的能力基礎觀,本文提出資源配置導向戰略概念,這同時刻畫企業在研發資源配置上的戰略方向和資源配置比例,由此構建了“資源配置導向戰略—研發能力—創新績效”的理論聯系,并提出本文理論假說:資源配置導向戰略通過研發能力顯著提升企業創新績效。此外,本文對企業國家重點實驗室運行年限對“資源配置導向戰略—研發能力—創新績效”理論聯系的影響機制進行了實證檢驗。得出以下兩條主要研究結論:

        (1)資源內部配置導向對企業創新績效的積極作用會隨之增強,但是隨著企業國家重點實驗室運行年限的增加,資源內部配置導向對企業創新績效的積極作用會隨之增強。

        (2)隨著企業國家重點實驗室運行年限的增加,資源內部配置導向通過研發能力影響企業創新績效的間接效應隨之增強。

        國家實驗室的實踐也印證了本文的研究發現。以格力電器為例,2015年格力電器獲批建設的“空調設備及系統運行節能國家重點實驗室”,是制冷行業唯一的企業國家重點實驗室,旨在整合內外部資源,建設國際一流的制冷空調領域研發中心1。國家重點實驗室的設立,客觀上顯著提升了格力電器的創新績效。同時,近年來,實驗室逐步優化資源內部配置,在人才培養、隊伍建設、科學研究、開放合作等方面均取得了顯著成果,企業自主創新研發的能力持續增強,實現了關鍵核心技術的多項原創性成果。

        2. 啟示

        (1)對企業來說,在開放式的研發框架下,它們通常會采取資源內部配置和外部配置的組合戰略來展開研發活動,以滿足多種創新目標。依據本文結論,可以得到兩點啟示:一是立足于企業國家重點實驗室,依托企業可以提高資源內部配置比例,積累企業在特定領域的專業知識和技術,同時,通過內部研發人員親力親為的試錯過程,能夠顯著提高企業研發人員的人力資本價值,推動企業由依賴外部已有研發能力轉向依靠自主研發能力的更新。并據此,依據企業可以更好地搜索、檢視外部知識,更有效地吸收、利用和創造新知識,從而提高企業創新收益。二是企業也應重視資源外部配置導向戰略的作用,平衡在內部和外部研發活動上的資源配置比例,與其他企業、大學科研院所等組織,展開各種形式的合作研發創新。

        (2)對政府主管部門來說,有兩點啟示:一是可重新審視對企業國家重點實驗室的評估周期。本文的結論表明,隨著企業國家重點實驗室運行年限的增加,資源配置戰略導向通過研發能力影響企業創新績效的間接效應隨之增強。鑒于研發能力的積累和提升是資本化的一個過程,政府主管部門可以考慮重新審視對企業國家重點實驗室的評估周期以及評估周期的行業差異。如此,既可以為不同行業的企業提升自主研發能力預留足夠的時間,同時也可以削弱企業國家重點實驗室源于評估壓力而利用外部研發能力的投機傾向。二是需要針對依托企業的自主研發能力展開專題式、系統性的評估。一方面是因為我國依托企業建設國家重點實驗室的宗旨是提高企業自主創新能力,另一方面是因為自主研發能力是資源配置導向戰略影響企業創新績效的實現機制。

        參考文獻:

        [1] 陳鈺芬.企業開放式創新的動態模式研究[J].科研管理,2009,30(5):1-11.

        [2] West J, Salter A, Vanhaverbeke W,et al. Open Innovation: The Next Decade[J].Research Policy,2014,43(5):805-811.

        [3] Srivastava M K, Gnyawali D R. When do Relational Resources Matter? Leveraging Portfolio Technological Resources for Breakthrough Innovation[J].Academy of Management Journal, 2011,54(4):797-810.

        [4] 陳寧,常鶴.企業合作創新策略與資源配置模式研究[J].科學學研究,2012,30(12):1910-1918.

        [5] Hottenrott H, Lopes‐Bento C.R&D Partnerships and Innovation Performance:Can There Be Too Much of a Good Thing?[J].Journal of Product Innovation Management,2016,33(6):773-794.

        [6] Wadhwa A, Bodas Freitas I M, Sarkar M B. The Paradox of Openness and Value Protection Strategies: Effect of Extramural R&D on Innovative Performance[J].Organization Science,2017,28(5):873-893.

        [7] 孫忠娟,范合君,侯俊.制造企業創新戰略組合對產品和流程創新的影響[J].經濟管理,2018,40(12):90-106.

        [8] 李曉翔,劉春林.中小企業資源配置與創新成長關系研究:行為策略的調節作用[J].研究與發展管理, 2018,30(5):74-84.

        [9] 龐博,邵云飛,王思夢.聯盟組合管理能力與企業創新績效:吸收能力的中介效應[J].管理工程學報,2019,22(2):28-35.

        [10] Love J H, Roper S, Vahter P. Dynamic Complementarities in Innovation Strategies[J].Research Policy,2014,43(10):1774-1784.

        [11] Hagedoorn J, Wang N. Is There Complementarity or Substitutability Between Internal and External R&D Strategies? [J].Research Policy,2012,41(6):1072-1083.

        [12] Oerlemans L A G, Knoben J, Pretorius M W. Alliance Portfolio Diversity, Radical and Incremental Innovation:The Moderating Role of Technology Management[J].Technovation, 2013,33(6-7):234-246.

        [13] Van Beers C, Zand F.R&D Cooperation, Partner Diversity, and Innovation Performance:An Empirical Analysis[J].Journal of Product Innovation Management,2014,31(2):292-312.

        [14] Klingebiel R, Rammer C.Resource Allocation Strategy for Innovation Portfolio Management[J]. Strategic Management Journal,2014,35(2):246-268.

        [15] Branstetter L, Fisman R, Foley C F, et al. Does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 Reform Spur Industrial Development?[J].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Economics,2011,83(1):27-36.

        [16] Lee J, Veloso F M, Hounshell D A. Linking Induced Technological Change, and Environmental Regulation: Evidence from Patenting in the US Auto Industry[J].Research Policy, 2011,40(9):1240-1252.

        [17] Shi Y, Zhu P. The Impact of Organisational Ageing and Political Connection on Organisation Technology Innovation: an Empirical Study of IT Industry and Pharmaceutical Industry in China[J]. Asian Journal of Technology Innovation,2014,22(2):234-251.

        [18] 鄧海濱,廖進中.制度安排與技術創新:基于負二項式模型的研究[J].科學學研究,2009,27(7):1101-1109.

        [19] 陳巖,翟瑞瑞,張斌.科技資源配置、協同效應與企業創新績效[J].財經論叢,2014,179(3):68-76.

        [20] Piga C A, Vivarelli M. Internal and External R&D: a Sample Selection Approach[J].Oxford Bulletin of Economics and Statistics,2004,66(4):457-482.

        [21] MacKinnon D P, Fritz M S, Williams J, et al. Distribution of the Product Confidence Limits for the Indirect Effect: Program PRODCLIN[J].Behavior Research Methods,2007,39(3):384-389.

        [22] Edwards J R, Lambert L S. Methods for Integrating Moderation and Mediation: a General Analytical Framework Using Moderated Path Analysis[J].Psychological Methods,2007,12(1):1-22.

        基金項目:2019國家社會科學基金一般資助項目“供應鏈創新網絡視角下企業創新能力提升研究”(項目編號:19BGL025);2019江蘇省高校哲學社會科學研究一般項目“雙一流建設背景下高校進一步深化科技體制機制改革的實踐研究”(項目編號:BH11050119)。

        作者簡介:韓祥宗(1983-),男,山東萊蕪人,蘇州大學東吳學院副研究員,研究方向為科技創新與管理;楊澤宇(2001-),男,蘇州大學東吳商學院本科生,研究方向為企業創新與管理。

        (收稿日期:2022-01-05? 責任編輯:顧碧言)

        猜你喜歡
        企業創新資源配置
        如何發揮企業家精神推動經濟增長
        專用性人力資本、治理機制與企業創新
        不同行業的企業創新特征實證分析
        中國僵尸企業現象的經濟學分析
        新常態下吉林市企業創新現狀研究
        吉林省職業教育資源共享問題研究
        電子商務環境下的財務管理研究
        實施細胞激活工程與推動企業創新發展
        抗日性艳史电影,欧洲50岁60岁70岁80岁,国产无遮挡又黄又爽在线观看

        1. <nobr id="lupj8"></nobr>